【两亿】 结局 (one shot)

说要补觉翻来覆去又把这篇挖出来看了一遍,还是想说,爱死了><

愿一切如清风流水,自然顺遂,不辜负了这鼎盛年华。

Senza Esilio:

现实向one shot HE

一年顺利


1.

 

“这不是去年的内容吗?”

Gareth Bale疑惑地看着Michael。冬日有气无力的阳光透过窗子照在他脸上,有点痒。

“看图说话对任何阶段的学习都有帮助,”他的西班牙语老师说,“去年一张图你只要说一句话。现在我希望你给每张图配三句话,而且把学过的时态都用上。”

“好。”他放心了。只要不是指责他没有进步就好。当然Michael是不会指责他的,不过,关于西班牙语,他至今所掌握的唯一规律是:不管他多有名、收入多高,语言教材总是一样无聊。

一对情侣恋爱了——吵架了——分手了,图上是这么个意思。Bale觉得编出12个句子可真难。但他最后又加了一句:“他走回家,心里知道他们一定会和好的。”

Michael笑起来。

“我只是想试试先将来时。”他说。

 

他提早结束了西班牙语课,叫老师回家去:他要早点休息,准备第二天的主场联赛。他没说的是他心情不好。新年以来皇马还没赢过球,并且他和Cristiano Ronaldo已经冷战将近一周了,这期间他们不打电话,训练和比赛外也不见面。

上周输给瓦伦西亚、结束连胜是一切的开始。本来他们早就讲好把比赛留在赛场上的,但这次两个人心不在焉地聊了些别的之后,Cristiano忽然皱起眉头,说:

“你真该把那个球传给Karim的。”

Bale想,比赛里除了那脚没传的球,他踢得比Cris自己要好得多了。难道他就不能射门吗?Cris又有什么资格指责他表现不够好?但他没把这话说出口。

“不谈比赛,成吗?”

Cristiano撇撇嘴:“以前我夸你进球漂亮的时候,你好像从来没让我不谈比赛。”

“好吧,”他努力压着怒气,“所以都是我的错。”

“所以你干嘛不传?”

“我觉得我能进。”Bale犹豫了一下,补了一句:“我这个赛季进球太少了。我——”

“停!”Cristiano举起一只手,“今天我能不听你这些抱怨吗?我已经挺累了。”

Bale站起身来。

“我想我该回去了,既然你——”

这当然不是他设想过的对话,但由于Cris完全没有顾及他的暗示,没有安慰他、也没有告诉他自己并没有真的跟他生气,这已经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回答了。

“披萨还没吃完。”Cris放下手,拿起一块玛格丽塔递给他。Bale又坐下来,接过披萨。

“听着,Gaz,”Cristiano说,“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总是抱怨。要是你一无是处,丑得连你妈妈也不愿意看你,那你喜欢抱怨还有点道理。如果我连自己也养不活,我就不会原谅上帝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来。”他做了个鬼脸。“但你什么问题也没有呀。”

“我以为你想知道我的想法,”Bale说,“好吧,我明白了,但你也不必——”

“我就是这样的人,”Cris眨眨眼睛,“别苛求我……”

 

“苛求”,——这个词!Bale把一个球踢开。如果Ronaldo认为他在苛求,那他当然会改掉的,既然他已经心甘情愿地听任对方摆布了这么久。听人摆布——可怕又美妙的感觉。Cristiano的眼神、他的微笑,他的短发,他唇上的青色胡茬,他脸上那些细微的线条和细微的表情,都会让Bale心跳加速。哪怕看到他随手搭在长凳上的球衣,扔在柜子边的帽子,Bale也会有点激动。他觉得Cris的模仿者都很蠢,而任何人的发型都不能跟他的发型比。

“但是,”他对自己说,“Ronaldo不怎么在乎你,他会为了你不给Karim传球而指责你。不,或许不是为了Karim,他是为了他自己。总有一天你们会变成敌人,他会离开,你取而代之,这个结局是注定的,不是你能改变的。”

有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Bale回过头去,恰巧看见Ronaldo的脸。Ronaldo显得有点没精神:每次冬歇回来,金球奖颁奖前后,或者类似的什么,他状态都不算好。

“感觉怎么样?”Ronaldo问他。

“还行。”

“所以你究竟想要的是什么?”Ronaldo忽然问了一句,却没等他回答就走开了。他感到莫名其妙,只好转身颠球。

主场对阵西班牙人的比赛没有Bale想象的顺利。他踢得不错,进了个漂亮的任意球,Cris好像在他身后鼓掌,他装着没看见。但接下来的事就没那么愉快了。下半场开始没多久,Coentrao被红牌罚下,皇马不得不十人应战;虽然对手不算强敌,大家还是不免有些紧张。要是被进球、甚至被扳平,那就太丢面子了。

大概70几分钟的时候,Isco给Bale传了个好球,他在禁区里直接面对门将。他看到Cristiano直窜过来,在他不远处的好位置,无人盯防。他需要做个决定,是射门还是传球。但他忽然觉得紧张。自从他开始踢球以来,头一次,他意识到了观众的存在,——最前排那张苍白的脸是在嘲讽他吗,还有那个系着围巾的小女孩,难道她噘着嘴是因为他吗?

他的推射打偏了,满场嘘声。

 

2.

 

Ronaldo飞去苏黎世了,Bale知道,去参加金球奖颁奖典礼。那场比赛之后他们再也没说过话,因此,根据电视台的说法,Ronaldo对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就是那句泄愤的粗话。为此他坚信自己没必要给任何电视台增加什么收视率。他打了一晚上游戏,看到手机新闻上说Ronaldo捧得金球后就去睡了。

第二天的训练照常进行。皇马可不能懈怠,周中对马竞的国王杯需要逆转,至少也需要取胜。这个赛季的马竞像个魔咒:说不上有多强大、完美,但他们遇上就输。不过,尽管训练越发艰难、枯燥,大家还是想方设法找了点乐子,比如拉着Ronaldo和他刚拿回来的金球合影,拍了一张又一张。

拍全队合照之前,Bale跑去祝贺ToniKroos入选最佳阵容。他俩一直关系挺好,或许也有Toni英语说得不错的原因在内。

“在电视上看到你了,”Bale说,“太帅了。”

“谢谢,”Toni说,“我还是头一次呢。”

“接下来会有很多次的。”

“但愿是这样……想想Cristiano,每年他都入选,真了不起。”

“对。”Bale说。

“你也表现很好,我本来还以为会和你一起去的。不过总有一天——”

Bale看看Toni,看到对方眼睛里闪着光,真诚得像正午太阳的倒影,忽然忍不住有点想笑。

“其实我心情挺好的。”

“我是说真的。明年吧。”

“没问题,”他说,“今天天气真好。”

他可不是说瞎话:天空是鲜明的蓝色,在太阳的光辉里,在广告牌之外,周围许多橙黄的屋子叠成时深时浅的屏障,有的好像被晒褪了色。三四幢特别高的大厦在远处闪闪发光,几块银白色的薄云在顶上漂浮,在明亮的天空中画出一条奇怪的曲线。天空和草地似乎在互相渗透、互相反射。多舒服!Bale心想,他可以倒在草地上再也不起来。他感到自己的生活非常充实——他没能去成苏黎世,没错,但至少他还生活在这么好的一座城市里,天蓝得和英国完全不同。

照片全部拍完就到了吃午饭的时候,球员们纷纷朝餐厅走去。不知为什么,Bale发现自己和Cristiano恰巧落在最后。在门口,Bale让了一下,想让Cristiano先进去。但这时一件怪事发生了。Cristiano没迈步,倒是就那么站了一会儿,盯着他看。那一瞬间寂静得有些奇怪。Bale看到了Cristiano的眼睛,呼吸急促了。然后他们都进了餐厅。一进去,Cristiano就跟葡语帮混杂在一起,几乎看不见了,成了所有人中丝毫也不起眼的一个。

他怀疑餐厅是重新装修过了,但随后发现,那种不熟悉的东西不是他眼中所见的,而是他心里感觉到的,是一些隐约可见的快乐和转瞬即逝的懊悔。他想:他从热刺来到皇马,从英国来到西班牙,有了冠军、新的队友和新的感情,但他今天才头一次发现面前展现了这样一个宽广的世界。他感觉自己在马德里呆过的一年半好像被透过窗子射进来的灿烂阳光照得通亮,然后消失不见了,因为这期间生活的确给了他许多,却没有他真正需要的;或者说,他才发现他所得到的已经无法满足他了。

然而就在半小时前,他还觉得自己生活得那么充实、满足,——多愚蠢!Cris只要站在那里就一下击碎了他;Cris会在他看似毫无瑕疵的生命中击出一个黑洞,无法填补,只有回声作响。

 

和他一起吃晚饭的是Luka Modric;自从Luka受伤,Bale就尽量每周抽些时间陪伴他。如今他已经快要复出了,每天去训练中心做室内康复,但这个习惯仍然延续了下来。今天Vanja带着孩子出去了,Bale才选在晚饭的时间出现。

Luka招手让他快过来看电视,他只好大步走过去。

“干嘛?”他说,“什么好看的?”

“关于你!”

屏幕上是Cristiano Ronaldo昨天的采访。显然,有个记者问了他关于Bale的问题。Bale看见他的脸几乎占据了整个画面,他说:“我也会犯错误……他们会对他好的。他们应该对他好。”

“怎么样?”Luka笑嘻嘻地看着他,“我就说过,不会有问题的!Cristiano不会放在心上,他还为你说话呢。你明明表现很不错。”

“不,不够好。”Bale说,但他声音太低,Luka没听见,又开始兴高采烈地谈起别的事了。

这顿饭他吃得心不在焉,主要因为他在跟自己斗争,跟一种说出不恰当的话的欲望斗争……他很想跟人聊聊Cristiano,虽然仅仅两天前,他还怀疑这个话题于他已经彻底终止了。其实也没什么不行,他当然可以跟Luka说说共同的队友。可是要怎么说呢?他真正想说的都是不能出口的,因此他只好说起昨天的颁奖、今天的合影,——那些不久之前还无比重要、现在却忽然变得微不足道的事情。

终于,他趁着Luka停顿的间歇说:“谢谢。”

“怎么啦?”

“你从来都信任我。”他含混地找了个借口带过去。于是两人又开始说些不相干的话。电视上开始播adidas那支新广告。每个朋友都说这支广告特别酷炫,把Bale拍得特别帅。其实他心底里一点儿也不喜欢它。他觉得蠢透了。大概真的有人会对他的进球、他的庆祝甚至他的球鞋心怀嫉妒吧,但那些很可能是他生活中最不值得嫉妒的东西。更重要的是,广告里那个挂着无所谓笑容的人根本不是他。叛逆、嚣张、霸气,这些都不是他,只是他必须展示给球迷看的罢了,——尽管有时连他自己也忘了。

天渐渐黑了。太阳彻底落下,月亮在雾里不见踪影。冬天的太阳和月亮都是耀眼而短暂的。Cris也是一样,他想,尽管耀眼又短暂,无法碰触,但不在场时也能把记忆照亮。

 

3.

 

皇马还是在国王杯中被淘汰了。教练简单地安慰了几句,然后让他们快回去休息。再过两天就是联赛,训练和休息的时间都很紧迫,——不过接着就能逃过一阵可怕的赛程了。为了比赛时的体力考虑,周六下午的战术练习结束得比较早,队友们三三两两地离开。

Bale决定留下来加练任意球;踢完20次,天仍远远没有黑。他不想再练了,但也不想回家,就干脆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发呆,直到另外有个人在他身边坐下。

“练得怎么样?”Cris问道。

“还行。”他不太容易地挤出两个字来。他有点吃惊,但同时也觉得,这样一个场景非常自然,一点也没有出他意料。

“我很久没进任意球了。”

“这种事看运气,”Bale说,“会好起来的。”

“没准不会。”

Bale转过脸去看Cris,只看到他表情颇为轻快。如果在以前——他想,他的第一反应一定是开口反驳Cris,告诉他他还年轻、状态正好,不要无缘无故地担忧。这种话能一瞬间把他从Cris的烦恼中解脱出来。但现在他只想让自己温柔一点,希望真能安慰到对方。这样一来他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于是他干脆伸手去紧紧握住Cris的手。

Cris瞄他一眼。

“所以你决定我们要和好了?”

“不是。”

“那是什么?”

“我有点担心,”他说,“我担心我是个骗子。我怕你爱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影子。”

“别呀,”Cristiano说,“我一直以为这句话迟早是我说。我都演练二十遍了,说实话。‘哦,Gareth,你爱的不是真正的我,只是我的影子,你幻想出来的。’”

“不是幻想出来的,是我编造出来的那种。比如,一心仰望着你的小粉丝,什么的。”

如果他真的是这样一个人,他想,那他们的关系就和小说里的差不多了,他们的关系就该是完美无缺的。他们不是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吗?一段尚属愉快的关系,其中Bale得到了偶像,而Cristiano得到了无条件的崇拜和追随,或者他需要的别的什么,谁知道呢。但如今事实并非如此了。Bale开始感到不满足,——他仿佛还什么都没有得到。

Cris噗地笑了。“所以你来西班牙之前压根不是我的粉丝啦。”

“我当然是,”他反驳道,“但也不是那种……我不得不一天之内把你的传记读完。”

“哪本?”

他说了个名字,也不知道记得对不对。

“那都是些瞎话。”

“我知道。”

“那么,”Cristiano转过头看着他,“感觉怎么样?”

“有点怪。”

“为什么?”

“写到你的父母兄姐,——我是说,你竟然是因为有他们才存在的。而我觉得你一直都在那儿,你属于我,因为从没有人像我这么看你。”

“真的吗?”

“我也不知道,”他咧嘴笑了,“但我可不是什么尖叫的球迷,我——”他不笑了,“人不可能真的变成自己的影子,对不对?他们告诉我像我们这样的球员是很难共存的。总有一天我们两个会——会发生矛盾,会吵架,因为只要你在,我就无法得到我想要的东西。那天你在场上吼我时,我想,难道这一天真的来了?”

Cris默默地看着他。以前,这个话题像个不能碰触的禁忌,但今天禁忌消失了。他忽然如释重负。

“我不明白,”他继续说,“我得是个很酷、很拽的大球星,同时还得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你。而这一切据说都是为了将来有一天我们会分开。我猜我本该从此不理睬你,然后天天加练什么的,——像早就想好了那样。但现在我发现我不能这么做。我不想这么做。我愿意听你吼,然后把我的想法告诉你,只要你想听。”

他抬起头,等着Cris对他发火。

但Cris说:“我明白你的意思。”

“你明白?”

“是,”Cris说,“我本来也以为我听到别人指责你会满心赞同,因为你真独啊,居然不传我球,我的主场进球纪录没了。”他翻个白眼抱怨,“但我还是觉得他们理所应当对你好。”

Bale看见他眨眨眼,露出一个仿佛刚从眼睛跌到嘴唇的微笑。

“真的,没有人应该对你不好,”他赌气似地说,“或许除了我以外……”

“我……”Bale想说句谢谢之类的蠢话,但Cris摆手让他闭嘴。

“现在你欠我的,你得付出点代价。”

“什么代价?”

不用问也知道。

“我能再付一次嘛?”

Bale搂过Cristiano的头,吻了起来。

 

他们两个坐在训练场的草皮上。太阳被天空青蓝色的脊背掀翻了,云彩和高楼都变成了红色。他们漫无边际地谈起踢过的比赛和接下来要踢的比赛。他们知道自己还会输掉很多比赛,遇到很多麻烦。未来无法避免的矛盾、不得不忍受的隐瞒,……Bale想,他们俩之间有很多毛病,他们自己也说不上完美,但他仍然觉得一切烦恼很快就能解决掉。毕竟,从此他们要一起拆毁之前的关系,用一种全新的生活代替,到时候他们彼此理解,不会因为一次失误、一次批评就互不理睬。

Cris说:“我总是相信自己,快乐会回来,希望和踢球的感觉也会回来。只不过,在一切回来之前,我总得闭上嘴,瞪大眼睛,抬起头。”

“如果在那之前一切就结束了呢?”

“那也该算我赢了。”

“一切都会回来的,”Bale说,“我也一直在等着。只要你乐意让我在你边上就行。如果哪天你要去别的地方,很多东西也会跟你一起走。”

 

当Bale在佩雷斯球场打进第二球后,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去拥抱送出助攻的人。他转了个身,指着Cristiano要他过来。他以前从没这么做过,他总是主动跑过去;然而Cris真的过来了。他抱紧了Cris。他们的拥抱好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样,但他知道,即使把马德里翻个底朝天,过去也找不回了。他打算就这么随它去:世界上有许多种爱,每种爱都有个不同的结局,他心里明白,离他们的结局还有很远。

 

end


 
评论
热度(95)
  1. 涸泽Senza Esilio 转载了此文字
    说要补觉翻来覆去又把这篇挖出来看了一遍,还是想说,爱死了><
© 涸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