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R)Between Us

简直不能更爱这篇了!!!立马存了下来,喜欢甜甜的初恋,也喜欢这样不管不顾的,不成熟又成熟的爱。很久没看到这种剖析第一人称的文风了!不纠结不狗血,平淡又浓烈,然而爱就是爱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怎么办。总会work it out的。

Pandemonium:

Wayne Rooney/Cristiano Ronaldo

-

  我早就知道他会离开的。这甚至不算是对某些蛛丝马迹的推断,只是种感觉而已。也没什么原因,我就是知道他会离开。

  难道不是吗?

  当他谈论着足球、训练、比赛,谈论着队友和教练和主席,谈论着过去现在以及将来,谈论着我和他自己时,他的眼里带着跳跃的光亮。那很美,但总是多了点儿什么。或许是对尚未得到的东西的渴望吧,也可能是“现在”与“未来”相互猛击而产生的矛盾的快乐。那种时候你就会觉得,他应该得到更多,或者说,他理应得到一切。

  并非曼彻斯特联队太小了,只是皇家马德里更大而已。

  并非是他必须离开,只是他想而已。

  我一直觉得他很贪心。在比赛时想要更多的进球,在做爱时想要更多的快感,在每时每刻都想要更多的快乐。但这就是他,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贪得无厌的七号,就像小孩子想要喜爱的玩具一样,一点一点地试图得到更多。

  实际上,我觉得这并不矛盾。我当然也气愤过,那时候就想质问他,甚至想胖揍他一顿,实在不行就把他干到下不了床,让这个蠢货长长记性。但后来我才隐约意识到,就像我爱着科琳又爱着他一样,这是两码事。人们有时候不愿意承认他们可以同时爱着很多人,但其实那些爱都是不同的东西。克里斯蒂亚诺爱着曼联,同时又爱着皇马,就像除了你自己的老家外你还能爱另一个地方。我爱曼联,也爱埃弗顿。这没有什么不对。

  他就是个孩子。尽管他比我还大上八个月,可他就是个孩子。你会忍不住就想要给他他想要的东西,因为在得到它们后,他的笑容太耀眼了,就像太阳一样,而得不到时的那落寞神情又太惹人疼了。或许马德拉的阳光与利物浦相比格外灿烂吧,反正我是属于我说的那种人。

  你怎么能怪罪一个孩子呢?

  只是很多时候我都想要揍他,或者操他。大部分时间我都会选择后者,剩下的那些时候我选择怄气。他就是那样,惹人爱又惹人嫌。不过他总是知道应该说什么,不应该说什么,尽管有些时候这会变成马后炮,但人们经常会因为他的率性而原谅他,就连他说英格兰的那次我都原谅他了。你能怪太阳太灿烂了吗?就是这个道理。我是说,当我选择怄气的时候,他会知道什么时候来道歉,虽然在他年轻时他的道歉水平挺低的。但去皇马的那一次他没有道歉,我也没有怄气,没有揍他。我们做爱了,这是肯定的。他跟我说了很多,像一贯那样的喋喋不休。他说他想到更多,他想去皇马,想去西班牙,但是——但是他爱我们,他爱曼联。他还说了些别的。最后他说他爱我,然后像只八爪鱼一样黏在我身上,当时我觉得他要真是只八爪鱼,那也是全世界最迷人的八爪鱼。总之,我那时候告诉他,不管他去哪儿,就算他去了该死的曼城或者利物浦或者其它随便哪儿,我都爱他。这句话放到现在依然有效。

  所以我早就知道他会离开的。早在我第一次看到他踢球时就知道了,他属于一个能不断得到更多东西的世界,曼联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皇马或许也只是另外的一部分。

  但那又能怎么样?至少我算是第一个知道这消息的。后来我在电视上看过他的比赛,第一下想到的是他竟然真的还是那个样子,真不可思议。就算长大了,孩子还是孩子。我觉得无论他变成了什么样子,就算全身都是肌肉了,对我来说他还是那个瘦弱的带牙套的家伙。操着口葡萄牙式的糟糕英语,从被人排挤到被人簇拥,睡觉时爱做梦,任性地拒绝他不喜欢的东西,臭美无比,完美至极。他进了球。他获了奖。他大笑,他哭泣。他赢了,他输了。他是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世界第一第二和第三”。

  但没有人能怪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不是吗?假如你爱他,你就更不能了。我就爱他。

-

  他早就知道我会离开的。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我就是知道。大概我是从他第一次看我的眼神里知道的,那时候我就知道他会知道我的很多事情。只不过我一直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

  每次我说“我爱曼联”时都的的确确是怀着发自内心的爱的。我不说假话,就像假如我不爱韦恩·鲁尼的话我就不会说我爱他了。他知道这个。奇怪的是,他知道很多,但我知道的就是没他多。我有时觉得自己永远闹不懂他是为什么喜欢这样、讨厌那样,但他一下子就明白了我是为什么喜欢这个、讨厌那个,或许是因为他有一颗英格兰人的心吧。

  曼联很棒,这是真的,但我也想去皇马。为什么不能去追求更好的东西呢?我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想着去皇马,只是最后又留了一年。我敢肯定他知道这件事,在我没有对任何人说的时候就很清楚了,因为有那么几个星期,他都是把我往死里操的,就好像假如做爱后我还能自己下床洗澡的话他就输了世界杯一样。那很爽,真的,不过我知道,他在很爽的同时也很不爽。

  但我又能怎么样呢?告诉他我不会离开曼联?得了吧,他会揍我的。况且这种谎话我也说不出口。

  他真的很会钻牛角尖,真的。这大概是我最清楚的事情之一了,另一件事是如何和他道歉。有人说这是一门艺术,我哪管那么多,觉得只要真诚就好了。不过真要算起来,似乎在我和他交往的四年里,我道歉的次数远比他的多,这大概要归咎于我的,嗯,不小心。有时候我不爱把道歉的话说出口,因为你知道,这有时是真的挺不好意思的。那种时候我们就会做爱,我会更主动点,虽然他说那简直是我在操他了,但实际上分明就是他让我都爽哭了。等他终于决定原谅我了,他就会大叹一口气,说一些似乎很有理的话,像是他比我还大。不过我喜欢听他说那些话。如果他还是没有原谅我,那时候我才会开口。

  去皇家马德里的那件事我没和他道歉过,毕竟韦恩·鲁尼是韦恩·鲁尼,曼彻斯特联队是曼彻斯特联队,他们有共通点,但说到底还是两个不同的存在,就像我是我,科琳是科琳,对他而言也是不同的两个存在,唯一的共通点大概是他的爱,尽管细说起来就又不那么一样了。这问题有点复杂,我们花了挺久才弄明白。消息出来的那天我跟他说了不少皇马的好话,大多都是我从小到大听说的,还有一些是别人和我说的。我还说了一些跟皇马无关的。他时不时会说几句,但更多的是听我说话。我们那天做了好几次,就和一场接着一场的球赛一样,我最喜欢的是在沙发上的那次。他看起来很平静,我猜也是,毕竟他知道这件事很久了。但在最后我和他说我爱他时,我还是忍不住担心他会不会提出分手。

  韦恩·鲁尼,说是壮实际上就是胖的身子里流的都是细腻的血液。要知道世界杯那张牌之后,他怄气了好一段时间,再加上我说的一些话,他都快不理我了。他会想很多事情,怀着种英国人的细腻。很多时候我都觉得,他是我唯一喜欢的利物浦人。不过他的气来的快去的也快,我知道——我知道这是因为他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我知道实际上他总把我当成十九岁的爱国小青年来看,而他知道我不会改变。我没有道歉,世界杯和皇马的那两次都没有,他知道为什么,所以他一次没有生很久的气,一次压根就没生气。我就是爱这样的韦恩·鲁尼。至于媒体,让他们说去吧,我讨厌他们胡说八道,到除了讨厌我又能做什么呢?总有人靠这些事吃饭。

  那个时候他没有说分手或者其它的鬼东西,说的是不管我去哪儿,就算是曼城、利物浦还是什么地方,他都仍然爱我。他说这话时声音挺轻的,就是平常的说这类话的语调,而且我知道他也不会撒谎。所以我知道一切都没问题,他没问题,我没问题,转会没问题,我们没问题。

  所以后来我还是该怎么踢球就怎么踢球,怎么开心就怎么开心。我知道他有在电视上看我的比赛,因为经常是回到更衣室后我就能收到他的消息,进球了赢了就是恭喜,没进球或者输了就是安慰和鼓励。他知道说什么好。我很喜欢他的那些简练又直戳重点的话,很有用。我知道他有看是因为我也差不多就是这样做的。我喜欢看他进球,喜欢看大家说他是曼联的骄傲。他值得这些夸奖。只是他胖了,可能是因为没有我盯着吧。不过没关系,亲他的肚子也很有意思。

  但说到底,我知道他还是不爽。就像——就像你可以轻松地离家去远方,可你就是会开始想家的。但你还要知道,在我拿了金球奖时,我有多开心他就有多开心。他发了条推特,后来又给我发了短信,打了电话。我听得出来,看得出来,感觉得到。这也是我能清楚知道的一些事中的一个。有时候我们会见面。做爱,聊天,就是那些事。踢踢球,和他的儿子打个招呼,和我的儿子打个招呼,什么的。我偶尔会跟他开玩笑说,你看凯和克莱都那么崇拜我,你干嘛不崇拜我啊。

  那时候他便会说,他在刚爱上我的时候就已经崇拜着我了,现在还是一样,只是我傻到没感觉到而已。有时候他还会加上甜心这个词。他在很早的时候就喜欢这么叫我了。还有时候他会改掉一些词。我爱听他这么回答。世界上有两个人的崇拜比其他所有人的都要让我感到幸福,一是我儿子的,二就是他的。

  就是这样了。你看,离开不是问题,我们是纠结过一段时间,但那都过去了,而我还爱他。

END.

 
评论
热度(91)
  1. 灵拥-AlrsenPandemonium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红白座椅
  2. 无鸭梨的扭Pandemonium 转载了此文字
    555,又仔细看了一遍,还是好喜欢。年少轻狂时的爱和回忆,永远刻在心上
© 涸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