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花】期间限定 皮达不溜皮.慎

就今天那个旧事重提的皮渣是票票背后的男人,以及他年复一年地败家底无私助攻戴花,搞得我把这篇没下限的肉翻出来重温了一遍无比酸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腿肉被时间风干成腊肉吃起来还是很愉悦的随时有种哎呦我擦我竟然写了这个的惊吓捶墙,至于rps为什么会用上11区2次元的“期间限定”,咳不要在意这种细节……

……做好被雷劈的准备咳咳。

ps这篇背景时间是13年3月主场曼联-国家德比-客场曼联之后。

pss听说霞姐又怀上了?→ →

.

.

期间限定

.
.

.


“大半夜的,发什么疯。”Cristiano干瞪着门口这个不速之客。
“听说你感冒了,过来帮你出点汗,好得快。”墨镜把脸遮了大半,笑得正贱的正是某个死敌球队的后卫,没等主人招呼,Pique向前几步,自来熟一般揽住忙着翻白眼的Cris就往门里挤,“进去再说,外面冷死了。”

长得高了不起啊!被押进门的Cris一脸憋屈地挣脱出来去抓门把手,虽然马德里的狗仔不至于没节操到守夜挖掘花边新闻,但这等通敌相奸的行径必须谨慎再谨慎!

刚关上门pique就跟熊一样扑上来把他压墙角了,迫不及待地亲吻接近侵略,完全不给Cris任何破口大骂和赶人的机会,先把对方吻个七荤八素再说。

“我不就是你的孕期情人么,米兰他妈这个月还没把你榨干?”Cris嘴上揶揄,顺从地抬起手臂让Pique脱去身上休闲的白色T恤,

“知道你看重回OT,没来找我,所以我来找你。”Pique也不多解释,低头一口含住了Cris柔软的乳尖,他最喜欢Cris紧实又光滑的肌骨,还沾染着小家伙淡淡的奶香,连皮带肉吮吸轻咬,泛起的酸痛和刺激让Cris头皮一麻,抑制不住叱了一声:“跟狗一样。”

“你不就喜欢我跟狗一样。”没皮没脸地又顺着腹肌咬了几口,大手毫无顾忌“啪”地打在屁股上,隔着内裤放肆地揉捏,没几下Cris就有点儿,站不住了。

Cris有点儿晕乎,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这种诡异关系的?是两年前国王杯的那个拥抱?一年前联赛在巴塞罗那球员通道的那个莫名其妙的吻和之后的顺理成章?之后国家德比无论输赢的一期一会,倒成了无需言明的默契。

足球队内搞基并不新鲜,无非是球场上激情的延续,不过,明明在MU时还是vicky一样软糯可爱的小弟Pique,现在怎么就成了一大尾巴狼?还是带哈士奇血统的那种?对他乱七八糟的言论层出不穷,问他吧又总能被嬉皮笑脸地敷衍过去,不过,其实他也并不怎么介意他把他挂头条就是。

听到金属扣叮叮哐哐的响声, Cris往下瞅了一眼,下意识地抬头看向天花板,这个小动作没被pique放过,他勾起嘴角,豪迈地把皮带一抽,“怎么,又自卑了?”

“哼,光长那里不长脑子。”Cris脸上一红,人长得高那话儿也简直跟驴子似的……用嘴根本含不进去!想起当初一时情动试着给他口交时狼狈的样子,Pique当时一不小心就激动过度,差点没把Cris弄到窒息,呛得满脸潮红,脸上还沾着斑驳,就开始给他咬牙切齿张牙舞爪,结果,Pique就把他连皮带骨彻底吃干抹净了。

Pique甩掉碍事的牛仔裤,“唉,你这嘴不对心的样子,真勾人。”

“勾你妹!磨磨蹭蹭,不做就滚回去!”还没等Cris抗议完,内裤被猛地一扯,“啪”地弹回打在Cris腰上,Cris下意识一抬腰,被他心里暗暗欣赏过干净修长的手指就像蛇一样沿着臀缝钻了进去,毫不温柔地直接捅进去两根手指。

“操,老子是病人……”大概是姿势不对的缘故,Cris完全放松不了,身后翻搅的手指还一点也不留情地往里蠕动,“很痛?”察觉到Cris绷紧的身体,还有泛红的眼角,Pique停下动作,抚摸着Cris的腰安慰道:“沙发还是床?还是……你比较喜欢车库?”
Cris吸了一口气,一巴掌呼过去,“你就不能问点别的?!”

答案显然是,不能。

床,这大概是Cris花费心思最多的家具,作为一名足球运动员,睡眠质量直接影响到职业生涯和球场状态,Cris不敢怠慢,新换的紫色的天鹅绒床单,最柔软的枕头,从葡萄牙带来的马德拉风格的枕巾和纯羊毛绒毯,怎么舒服怎么来。

但被某头熊死死压着,命根子还被某熊爪子捏着,就不怎么舒服了。

“报纸说我是你背后的男人,”Pique坏心地在他耳朵后面吹气,挑动他每一处敏感点:“其实我更喜欢做你背上的男人,”舔吻顺着脊椎绵延而下,Cris能感觉到火热的大家伙就危险地抵在他的臀尖磨蹭,感觉下一秒就要被长驱直入,那种滋味让他有点心尖发颤。

“你……别这么硬插进来”Cris整张脸都在发烧,以往他们不是在人都走光了的更衣室,就是在夜深人静的地下停车场随便来一发,这么正经地在床上做全套的日子倒是少之又少。
完全放松无需思考其他的环境下反而莫名紧张。
“乖,放松一点”Pique拉开Cris的腿往上推了一些,没管Cris的抗议,涂满润滑剂的大家伙就一点点陷进那销魂之处,待到前端进入后悍然挺腰,直接深入大半,Cris“嘶”地一声,Pique喘着粗气稍稍往回一点,又扶着Cris的腰不给他往前躲的机会,一下尽根而入。
Cris只觉得被一下顶到深处的窒息感让他说不出的难受。还没等他稍微适应,火热的分身就开始前后抽插,那物事把他完全撑开了,胀得满满的,滚烫地在柔嫩的肠壁上摩擦,火辣辣地刺痛。
“啊,抱歉,我忘了戴套子了”Pique毫无歉意的道歉,揉捏着Cris因为疼痛有些萎靡的小兄弟。
这个混蛋就是故意的!Cris双手抓着垫在胸前的枕头,被顶得一下下往前,浑浑噩噩地想开口骂人,但忍住叫床只是闷哼就已经够辛苦了,操。

等到抽插时泛起黏腻让人害羞的水声,Pique把Cris的双腿夹在中间,压着他深深地挺入,因为不得放松的体位,紧紧含着的那处随之抽搐收紧,夹得Pique爽的不行,“你真紧,啧,Ronnie,又紧又热,是感冒的原因?比平时还要敏感啊……”

“别……啊,啊叫我……啊,这个,名字”他的心一阵抽痛,那是曼联,是老特拉福德,是红色的专属,不要,现在还不要让他想起来。

Cris脸颊在柔软的布料上磨蹭,他看不见Pique的表情,但……是错觉么,正在他身体里肆掠的那家伙竟然又胀大了一圈,操。
Pique就着连接的姿势把Cris翻过来,抓住他的脚踝拉开大腿,又快又狠地冲撞顶弄着敏感点的方向,堪堪擦过前列腺,让Cris除了一声接一声地叫床之外什么也无法思考,抵着他肚子的小兄弟也汨汨地淌出泪珠,Pique看着Cris涣散在情欲中的神色,额角的汗水,偶尔投向他的视线闪闪发亮,透着难以掩饰的餍足,还有矛盾的祈求。
.
.
Ronnie,Ronaldo,在球场上这个耀眼的身影是那么不可一世,狂妄自大,每次国家德比,每次看到他的背影,他心里都哀嚎着:完了!每次看到他远远地跑开庆祝,他总想狠狠揍他,后来变成了狠狠操他,可他总记得,在卡林顿训练基地,Cris没有一点架子,也不骄傲,大大咧咧地拍着他的肩膀,笑得一点也不讨厌,庆祝时只想让人扑过去一起分享他的快乐。
“嘿,Pique,他们都叫我ronnie,不过我希望你叫我ronaldo大哥。”
切,明明就是个受宠一点的打工仔,还装什么本地人。

唉,还是让我这个本地人勉为其难地多照顾一下吧。
反正……巴萨以后都会是老子的,现在败败家底也没关系吧。



等到Cris在极乐的白光中尖叫着第二次释放出来,Pique也一滴不剩地全射进了他身体里,相互抱了一会儿,Pique才小心地抽出来,满足地躺倒一边,把Cris拉到怀里抱着。

Cris喘过气后想爬起来,结果被按回怀里,另一只手顺着肩胛中间的脊椎一直抚摸到腰眼,身体稍微一放松,之前充满体内的液体就缓慢地流出来了,夹紧屁股也不是,让他别扭得很。Cris皱了皱眉,有气无力地抗议,“操,我又不是你老婆,别老是射在里面。”

虽然他深知男人床上的甜言蜜语完全做不得数,但……Pique温柔的低喃在他耳边响起,莫名其妙的情绪还是莫名其妙地令他平复的心跳又快了一拍。

“嗯,你是我的情人,没有期间限定。”



-END-

 
评论(12)
热度(117)
© 涸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