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C】Falling out

把这篇搬过来,怎么说呢,就是看多了一往情深的罗二,分享一下这篇,比较特别地清醒……

卡卡视角,非HE,慎入。

找不到原文地址和作者了。。。不知道多久前某个迷糊不清的晚上存下的文。。。


falling out

.

.

.


一切来得如此迅速,所有事情都发生在那一天。他去训练,而cristiano伸手轻轻地掠过他的头发。他几乎才感觉到那触碰,cristiano就收回手转过身,背对着kaka,于是kaka耸耸肩,不再把它放在心上。


上午的会议过得极其缓慢,接着是休息时间,而他完全没看见cristiano,然后下午他们继续训练,数个小时飞快逝去,甚至比太阳落山的速度还快。等到太阳开始西沉时,kaka的肌肉一阵阵刺痛,而他的背也开始因为不断的伸展和锻炼隐隐作痛。


稍晚些时候,他跟cristiano一起留在了训练场上——后者竞争心理发作。他们玩着一对一,cristiano称之为“十年来最伟大的未记录比赛”。令人惊讶的是,它确实非常有竞争性。大部分时间,他们尝试各种方法从对方手中赢得球权,用各自最擅长的控球方式戏耍对方。但随后卡卡决定,为什么不射门呢,接着他把球重重地踢进一对门柱之间,完全没考虑他本打算瞄准的是哪方球门。

他欢呼着,把他的手甩向空中,模防着印象中一个庆祝动作。他张开手臂满场飞奔,但只有区区片刻,在他感觉到cristiano的手臂抱住他的腰之前,他就被推到在有些刺刺的草皮上。一道蓝色在他的眼前闪过,那是午后朦胧黯淡的天空,一个男孩子气的大笑在他耳边清脆地响起,他正挣扎着从cristiano的禁锢中挣脱出来。但不管怎样都徒劳无功;cristiano的身体很沉而且他在上方,所以不管他试着用什么方法,另一个男人在他们的竞争中有体重优势,他的膝盖挤进来,进一步诱捕了kaka;他们的手触碰在一起,十指交握。

而当cristiano亲吻他时,他事实上已经没有在挣扎了。


———————————————————————————————


当cris把自己吊在他肩膀上,轻松地操纵他转向自己的车时,他轻易地忘记了所有责任和承诺。他让cristiano送他回家,即使这意味着他把自己的车留在了训练场,而明早他就必须打电话给cristiano搭便车。回家的路上倒是没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他们聊天,说笑话,还有大笑。cristiano讲完一个特别的故事后,转身把手搭在kaka一边肩膀上,停留地比必须的时间要长一点儿。但也没有什么不寻常的。

当cristiano把车停在他家门口时,卡卡终于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cristiano笑起来,但是kaka知道cristiano懂他的意思。他们总是心有灵犀,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一直如此。“”因为你总让我想起18岁时的样子:当我为曼联打入第一个球的时候,当我还很天真又愚蠢的时候,当上帝把整个世界陈列在银盘之上,而我所有要做的事情就是伸出双手抓住它的时候。

显然,这些理由足够了。

然后,他慢慢地——仿佛精心挑选着每一个词汇和措辞免得给卡卡留下错误的印象,令人心痛地慢慢补充道:“这些,我们所拥有的这些,不会一直到永远,你明白的,不是吗?”

----------------------------------------------------------------------

比赛结束后,他等着cristiano。那个男人花了几个世纪的时间沐浴,正在擦干自己,作为最后一个回家的人(sergio把他的太阳眼镜放错了地方,花了大半个小时去找结果没找到),sergio刚推开更衣室的门走出去,cristiano就从容地走进来,头发蓬松地卷起来,发梢还滴着水珠,毛巾挂在肩膀上面。

“Hi”他说,“看到你还在这,真是惊喜。”

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急切匆忙。

他们之间,经历了太长的等待,浪费了太多的时间,而且,更重要的是,任何人都可能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这令他们恐惧又担惊受怕。在一个公开的场合这样做很愚蠢,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它才如此地充满诱惑。

cristiano很快解开kaka的牛仔裤,手灵活地划过卡卡的腰,伸进了他的内裤里。他的手指迅速地上下撸动着kaka的分身,而另一个男人无意识地靠在了墙上,cristiano抱着他,把头靠向右边,这样,从他分开的唇瓣间呼出的气息,正好喷薄在卡卡的脸颊上,他的眼睛,因为情欲而深沉又朦胧,一直没有离开卡卡直到年长的男人最终在cristiano的手中拱起身体,低吼着射出来。
他慢慢收回他的手,然后伸出粉红色的舌尖,实验性地轻舔黏着稠白液体的掌心,抬眼望向他,“我值得你的等待吗?”

---------------------------------------------------------------------


他们第一次争执是因为卡卡不知不觉挑起了某些事情。

他们本来只聊着一些最空洞的,没有意义的事情(比如说,举个例子,像谁进球得分了:都是字面意思,嗯,字面意思),也几乎没有涉及到一些严肃的话题,但是当卡卡提起这个,开玩笑地告诉cristiano别那么随心所欲,不顾后果的时候,另一个男人突然又意外地被点燃了怒火。

“好吧,你有没有停下来想想你每时每刻都那么严肃也让我很厌烦,就像你讨厌我不负责任随心所欲一样?有信仰是很好,但是有时候我觉得你的宗教只是让你变得更目光短浅了。”

他们被卷入了交通拥堵,但是cristiano当场就起身下车,选择走完剩下的路,伴随着一连串按喇叭的嘟嘟声和偶尔一声惊呼“那是cristiano!!”,而kaka,正恼火着cris最后的那句话,想着:好吧,就让他自掘坟墓去吧。


他看见cristiano回过头看了他的车子一眼,意识到那个男人只是扮演了一个任性的被宠坏的情人,实际上他正期盼着kaka会跟上他。kaka镇静了下来,沉着脸,然后一等到交通信号变绿灯,他启动车子直接开走了。

他们在某个雾蒙蒙地古怪阴天和解,甚至阴霾的天空也无法决定到底该不该让雨滴落在他们身上。当卡卡在盥洗室洗手时,他从镜子里看到cristiano出现在他肩膀后面。一个轻微的决定性脚步移动,他就把卡卡推在了墙上,他冰凉的手划过卡卡肚子上温暖的皮肤。他贴着他的嘴唇轻笑着说:别紧张。然后就亲吻了他,湿润,嘴唇张开,索求着彼此。他的腿挤进卡卡的膝盖间,膝盖摩擦抵压着他的胯下,卡卡能感觉到当他颤抖时cristiano的浅笑,他的手触摸着几缕有些潮湿的头发,那是因为外面湿润沉闷的天气。

然后,突然间,cristiano扭动着挣脱出他牢牢抓着他的手,接着他走出去,门被砰地一声关上。一秒钟都不到,karim就在卡卡的视线中慢吞吞地走进盥洗室,开始背对着他清洗。

“你看上去就像见鬼了,”karim道,然后他的表情变得很古怪。“等等,不要告诉我你真的看见了一个鬼?”当kaka摇头时karim问道“那你干嘛躲在这房间的角落?嗯?”


---------------------------------------------------------------

那天晚上,毫无由来的,她哭了起来。当他们在床上躺下,kaka关掉灯后,床垫开始颤动起来,kaka这才发现是因为caroline。他在黑暗中伸出手,抓住了她瘦削的肩膀边缘,刚一碰到,她就很快心甘情愿地转过身,让他把她拉进怀里紧紧抱着。

她长长的发丝缠绕在他的指间。

“有时候我觉得你就要从我的身边溜走了。请告诉我你不会的,请只要告诉我这个就好了。”

因为这是她向他要求的,于是这也是他告诉她的。要求,于是获得。

他在黑暗中抱着她,他安稳的身体安抚着她的颤抖,这时候他却正考虑着这些:溜走,或者离开,诸如此类。

----------------------------------------------------------------------

cristiano总是发现什么都很有趣。通常情况下,marcelo会利用这点,在先生们演讲的时候当场开一些蹩脚的笑话,试图让cristiano发笑,他甚至,莫名其妙的,会发现kaka也很有趣——————经常拿他的口音取笑,其他时间则拿他对宗教的虔诚开玩笑。

正是因为cristiano习惯从任何事情中发现幽默寻找乐子,让他们再次争辩起来。

当kaka告诉cristiano他对caroline的担忧时,那个男人,出乎意料,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接下来卡卡所说的——————好吧,cristiano的娱乐天性惹恼了他也伤害了(虽然他不喜欢承认这一点)他的感受。哪怕一次也好,他希望cristiano能够严肃认真地对待某事——————如果不为世界上任何其他事情,那么至少看在kaka,他的份上。于是,因为cristiano的笑声伤害了他,他也特意挑选了那些他知道会刺伤他的话顶回去。

时间暂停了一个节拍,接着,尖刻的声音响起:“我还以为你是最不可能说这些狗屎的人。话又说回来,就算是圣人他妈的也只是个人,对吗?”

之后他们一连好几天都没有说话或者见面。cristiano下决心无视kaka,而且不知道什么原因,队里依旧没有人注意到有什么差别。

最终,卡卡决定,既然事情因他而起,他应该是先做出让步的那个,训练结束后,他在cristiano车里等他。另一个男人还没来得及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一发现kaka,他就马上绽开了一个明亮的笑容。

“你知道,别人先对我说对不起这种事可不常见。”他说,在kaka甚至还没来得及挤出一个单字或者动作来道歉之前。



----------------------------------------------------------------------


这是个很麻烦的事情。车子实在太小了,即使cristiano把座位都放下去,kaka也只是刚刚好够空间爬到cristiano上面。那个男人慵懒地摊开四肢仰躺在乘客的座位上,腿尽可能地往两边分开,给卡卡腾出位置,不知羞耻地赤裸着身体。

kaka对这件事完全是第一次。虽然,他敢说,cristiano不是,他笨拙的手被cristiano引导着移动,而整个爱抚和扩张耗费了太久,太长的时间,但接着当他慢慢地刺进cristiano的身体里的时候,他还是感觉到放在他臀部那强有力的手随着“嘶”的一声收紧了。但是当他停下,cristiano却告诉他,“不,不,不要,这很好,”用一种迫切的语气说道。

他们像这样继续,一会儿停下,然后又再度开始。kaka充满担忧而cristiano急色又饥渴地催促着,然后,他完完全全地占有了他,尽根而入,而cristiano低语着,哦,而后他终于可以顺利地进出,而每一次动作,他都能听见cristiano的腿撞到车子的某个部分,而汽车也随着他臀部的顶弄而摇晃移动着。这很快就结束了,cristiano先射出来,弄得两人身体之间黏糊一片,而卡卡自己随后也被颤抖着收缩的甬道绞紧,迅速达到了高潮。甚至没有多想一秒钟,他就放松身体任自己压在cristiano身上,而他们的身体因为混合着汗水和精液不舒服地黏糊在一起。

“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花了那么多钱在我们身上,不是吗?”cristiano说道,他紧贴着卡卡的胸膛随着说话的声音起伏,“那是因为童话故事里说,很久很久以前,每个人都说我们会成为改变足球世界的人。”

kaka笑着反驳这个观点,告诉cristiano虽然他说中了很小一部分事实,但真正的原因远没有这么诗意。

“他们买我们是为了成为胜利的那方。”

cristiano把kaka推开,然后扔下他的车门敞开着,那车里因为他们的呼吸,他们的动作,还有他们的汗水已经令人难以忍受地闷热不堪。

------------------------------------------------------------------------
cristiano有女朋友了,或者说marcelo是这么在更衣室宣布的,这份宣告并没有让cristiano不舒服:相反地,他只是对着那些来自他队友善意的嘲笑和逗弄咧嘴,看上去更像是一个自嘲的笑容,还做了个“随便问”的手势。

“姓名?”有人大叫出声。

“Irina,”cristiano微笑道,“嗯,就是那个模特。”

álvaro用他的手机搜索到一些照片,然后给每个关心的人秀了一圈,不出所料的,那不是更衣室大部分人喜好的类型……

“她很快就要来马德里了,来旅行,所以,有什么建议吗?去逛的地方,好的餐馆,都可以?”

“你确定你有时间带她去吃东西和观光而不是做一些,嗯,你懂的?”Sergio做了一个非常粗鲁的动作,屁股朝前顶弄着下流地暗示,当cristiano伸手要抓他时,他马上大笑着躲开了。

“为什么不带她看看你车子的前座呢,我很确定她会爱上它的。”kaka突然的插话几乎把他自己都惊到了,cristiano撅起嘴生气地看了他一眼,而卡卡只觉得嫉妒在他的肚子里恶心地翻腾着。
-----------------------------------------------------------------------


比赛之前,在黑暗的球员通道里,唯一的声音就是鞋钉擦过坚硬的地板时舒适的响声,还有偶尔低声的讨论,cristiano抓住了卡卡的手,他坚定地紧紧握住,但不知何故,kaka仍能从他的手指包裹着他的方式中感觉到他的紧张。他抬头看见cristiano微笑着瞥了他一眼,一道尖锐的白光在昏暗的光线中闪烁起来,接着cristiano的手从他的手心里滑开,独留下卡卡的手空落在冰冷的空气里,然后这个片刻结束了。

----------------------------------------------------------------------

卡卡受伤后,一切都变了,但实际上,也并不是这样,虽然不管怎样,他受伤的事情似乎也只是加速了他和cristiano之间关系的破裂。能见面的借口更少了,能悠闲地聊天的时间也更少了,什么都变少了。不过尽管已经加速了,这个分手的进程还是延续了很多个星期————之间他同cristiano在一起的时间寥寥可数,而且也从没有比一句僵硬的“hello”或者是一个关于联赛和最近比赛的简短对话更多的交流。说实在的,那些对话跟受伤前比起来并没有那么大的差别,但是蕴含的情绪却完全不同—————准确来说,那是一种陌生的距离感。

而接下来,一切对于卡卡而言都太过突然,尽管过程依旧缓慢渐进。但它终究还是变成了这样。他们现在几乎很少交谈,比往常更要少得多,机械地跟对方打招呼;几乎没有接触;除了弄乱对方的头发,或者在进球后肾上腺素激增时的庆祝拥抱。他们再也没有更多的时间聊天,也没有时间来安排约会,cristiano的号码仍然存在kaka的手机里,他知道用几秒钟发条短信是件很简单的事情,但是他也知道他不能了,再也不能了。

即使所有的事情都变了,唯独有一件事始终在kaka的思绪里牢牢地占据着一个角落。那其实只是一件小时,在那个时候。只有他,cristiano和marcelo坐在板凳上,他们三个都有点对接下来的训练兴趣缺缺。处于某些原因,他和cristiano一直在对方身上捏来捏去,有几分是轻松愉快地打闹,有几分则不是。然后,marcelo突然甩手说道:“你们这些家伙,今天真是被你们打败了。”接着,几乎像是怒气冲冲地,他跑去找佩佩去了(那家伙正在————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解释————正在骚扰mesut)。


“你知道他是对的,是么?”cristiano问道,牙齿咬着他的下嘴唇,看上去几乎有些担忧——如果那对于cristiano而言可能就是担忧的话。

而卡卡那时回答说,“是啊。”虽然他甚至没搞明白为什么他们会被突然提到。

这段关系并没有结束语,彼此间也没有关于这件事情就此结束的协议或者什么之类的东西。但是他们之间已经结束了。就是那样——或者说,它本应该就是那样。kaka发现很难让一切都随风而去,至少对于他而言。而另一方面,cristiano,看上去事情的走向对他而言都还好。还是那么开朗,在训练和赛场上神气活现。

他想也许是上帝安排了这一切,这是一场信仰的试炼,关于他是否能遵他信奉的教义为他设定的种种清规戒律,不管它们有多琐碎繁杂。不管如何,他不仅辜负了上帝,更多的,还辜负了他自己。并且他仍然不觉得内疚,至少不多。他只希望,一切都能回到几个月之前的样子。

-----------------------------------------------------------------------

也许这一切都是恶意而为。也许是cristiano计划了所有的事。也许现在,cristiano正在嘲笑着kaka的天真,或者也许这只是破坏kaka生活的一个阴谋。但不知为何,在他心中,这些都是最不可信的一种可能。

-----------------------------------------------------------------------

有时候,他会质疑整个事情的转折点到底是什么。如果那里曾经有一个转折点的话。但似乎是没有的。所以也许,只是也许,这一切只是出自cristiano那数不胜数令人心烦的过界玩笑中的其中一个而已。他无法理解cristiano。kaka确定他可以日复一日地什么也不做,只是看着另一个男人,但他仍然没有办法理解他为什么会那样。

-----------------------------------------------------------------------

卡卡不得不承认,问题在于他已经陷入了爱河之中,那并不在计划之中——如果曾经有所谓的计划的话。爱是一种cristiano知道应该保持远离的疾病,当这一切的征兆在卡卡身上显现时,cristiano选择了逃离。至少,这是卡卡给自己找的借口之一。

他现在不断地回想着一切,甚至把这段关系分解为一个个的小片段,每个小时甚至每一秒钟。他设想着每个场景,想知道如果曾经他说了一个不同的单词,会不会导致一个和现在完全不一样的结果。他想知道到底是他说的哪句话或者哪件事让cristiano推开了他,或者令他无意间推开了cristiano。这些事情在kaka的脑海里无止息地重演了一遍又一遍。他无法入睡,无法思考,无法在比赛中正常发挥。当他看见cristiano,这个男人比以往更加轻松自在,这令他更加觉得挫败灰心。

他反复地告诉自己:它本就是短暂的,并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只是,既然这只是一段早就该放手的感情。他为什么还会像这样紧攥着舍不得让它消散殆尽? 

-----------------------------------------------------------------------

他在一个早晨醒来,看见他倒映在另一双黑色的眸子里。有一个片刻,他陷入迷惑之中,他允许自己疑惑了一秒钟,然后重新确认了自己在哪里,他的目光从她的眼睛中移开,往下看见她脸颊柔软的曲线,粉红色的,微笑的嘴唇,他看见他从青年时代起就那么熟悉的轻巧的,淘气的弧度。而就在此时此刻,他突然如此讨厌曾经考虑过转身离开的自己。

----------------------------------------------------------------------


有时,足球可能会变成一项棘手的运动,从来不会因为某个人而变化。有些日子,好像每一个好机会都被挥霍掉了,许多简单的传球都传错了位置,本该轻巧地停球结果停的太远,简单的技术拦截却错了方向。不过,有的时候,一切恰好落入了完美的轨迹。

他的球鞋削过球表面,并没有像他想的一样正好踢中球的底部。他抬起头,正好看见一秒钟后的cristiano用脚趾边缘直接把他的传球射进球门。

整个球场沸腾了。

cristiano,脸上绽开大大的笑容,张开手臂叉开手指,正朝着他奔跑过来。当kaka在等待的那一刻,他突然意识到两件让他措手不及,并且同时,也是他一直都知道的事情。他看见cristiano,没有羽翼却在向着他飞翔。他终于明白,这些都是一种误导他的假象。cristiano会来到他身边,是的,接着他会从他身边经过,继续前行————朝着无论哪个方向,或者哪个人,他幻想着未来。这是他意识到的第一件事,第二件事则是:他一直都明白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会持续下去,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不曾存在。

最终,他决定,他接受这一切。
he’s fine with that.

-end-

 
评论(2)
热度(47)
© 涸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