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花】I am white, you are blaugrana end

皮主席勾过票妹的下巴:”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大雾 .……


*

*

*

*

*



尽管Gerard早就答应了,当他站在大门前时,仍然觉得有些焦虑,巴塞罗那寒冷阴霾,上次来到这里时那些明亮的色彩如今都已经褪去,现在cristiano更加不喜欢巴塞罗那了。大门打开,他托了托怀里的mini,走在长长的圆形行车道上。一阵风吹起,落叶纷纷扬扬,mini好奇地伸出小手去抓它们。

前门打开了,Gerard穿着他的毛衣和黑色紧身牛仔裤站在门口,cristiano如释重负地出了一口气。看见Gerard的笑容让他整个放松下来。高大一些的男人走过来。“总算见到你了!”Gerard温柔地跟mini打招呼,而小家伙也任由Gerard的大手把他抱过去。

Cristiano微笑着看着儿子捣乱,小手指们拉着Gerard的胡子拽了好几下。“圣诞快乐,”他不好意思地说,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跟他的朋友打招呼。Gerard瞅了他一眼,转身走向他的房子,告诉cristiano等会再来拿他的行李箱。

Cristiano看着门梁上悬着的槲寄生微笑,脱掉鞋子,光穿着袜子在Gerard的房子里走来走去也挺舒服的。尽管自从他们开始这段——不管该称之为什么的关系后,他也只来过这里几次,他看到角落里那株巨大的植物,忍不住笑起来,近距离看上去那树更傻了。

“过来,给你看样东西,”他听见Gerard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Cristiano怀疑他的朋友是怎么这么快就跑到楼上去的,但他也跟了上去,Gerard抱着mini站在一间关着门的房间门口,他挑起眉毛,好奇地问:“这是什么?你告诉过我的还没装修好的毛坯房?”他微笑道。

Gerard怒道:“我可没这么说过,笨蛋。”

Cristiano伸手拍了拍Gerard的翘臀作为道歉,而高哥的男人只是哼了一声作为回应。“你想看看吗?”他问道。

他点点头,Gerard打开门,他们走进房间。Cristiano除了微笑什么都不会了。房间里装饰着许多圣诞小灯,还有一张小床,床单上印着驯鹿。甚至还有一棵迷你的圣诞树,下面还摆着不少礼物。Cristiano很高兴他的儿子还太小,不明白这些是什么,否则小家伙如果马上就撕开礼物包装的话他会很尴尬的。

他转身面对着Gerard,他的朋友正指着那些圣诞彩灯。Mini靠在Gerard的胸膛上,安静地盯着那些灯饰,“他喜欢它,”cristiano靠在门框上说道。

Gerard看向他。“我很高兴,”他微笑道,然后把mini放在地毯上,男孩马上爬向那块五彩缤纷的小地方。

Cristiano轻轻拉着Gerard的手臂走出房间。“你不用这么做的,Geri。”他叹了口气,微笑道。

“我知道”Gerard说。

Cristiano嘴角翘起,“好吧。”





“怎么样……?”Gerard问道,当他走下楼梯的时候。

“在36分钟就睡着了,这可是个新纪录,”cristiano说,坐在Gerard身边的沙发上。Gerard的手机在桌子上震动,他拿起解锁,对着屏幕微笑,而cristiano只是盯着他,任由自己目不转睛地看着Gerard的一举一动,欣赏着他现在拥有的一切。这又是他自私的爱吗?他不知道怎样才算是正确的爱了。

“Geri?”他问道,Gerard抬头看着他,“你能用错误的方式去爱吗?”

他的问题让Gerard把手机放下来,搁在婴儿监视器旁边,“我想,也许是的?这个时候,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Cristiano只是耸耸肩。“别介意。”

Gerard叹了口气,当他从沙发上站起来时,cristiano担心自己是不是得罪了他的朋友。但接着gerard只是牵起他的手,温柔地把他从沙发上拉起来。领着他走到门口,cristiano跟着他,他们来到门廊外。

Gerard打开门,外面下起了大雪,雪花从天空中纷纷扬扬地飘落,像羽毛一般轻盈地落在地面再次融化。Cristiano只是看着雪花,那一瞬间他甚至忘记了Gerard,忘记了其他事情,直到他的朋友再次说话。“cristiano,你能看着我吗?”

Cristiano转过头,他看着Gerard如湖水般幽深的蔚蓝眼睛。“为什么你的爱总是这么沉默?”Gerard问他。

Cristiano不自觉地吞咽了一下,“我不是很确定你是什么意思,”他说,因为外面的低温有些瑟瑟发抖。

Gerard靠近了些,把他搂过来,“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你从来不直接说你对一个人的感觉?”

“因为那样我会受伤。”他回答得太快,听上去早已心碎。

他不喜欢Gerard这点,他总是让他脱口而出,让他失去平衡。跟Gerard在一起的每一秒他都像站在窗台边,每一次Gerard触碰他,都让他觉得一次次失去平衡摇摇欲坠。他看着Gerard的眼睛,就像是深渊一般,吸引着他飞身坠落,但最终让他感觉像是滑翔,飞跃在爱情之中,在和Gerard相聚的巨大喜悦之中。Cristiano移开了视线,不再看着Gerard的眼睛,就像有些时候他拒绝自己的心一样。

但这次,Gerard伸出一根手指勾住他的下巴,让cristiano转过头看着他。Gerard温暖的气息近在咫尺,cristiano觉得心里的某部分正被敲开一道道缝隙,“你打算在槲寄生下面吻我吗?”他的声音听上干巴巴的。

Gerard微笑道。“看情况,”他轻声说,一只手按在cristiano身边,另一只手撑在cristiano头顶的门梁上。

“看什么情况?”

“取决于你会不会停止挣扎,就像你想要的那样,和我在一起。”Gerard说,凝视着他的眼睛。
Cristiano耸耸肩,勉强地笑笑,“这可不行,巴塞罗那和马德里完全不搭。”他喃喃道。

“他们确实不搭,”Gerard表示同。“但是我们很搭,而现在,我想从你这里要点东西,cristiano。”

Cristiano凝视着Gerard的双眼,余光看到雪还在下。“你想要什么?”他问道。

“我想让你用你自己的方式去爱。如果你想变得自私,那就自私好了、如果你想要解决些什么,那就去摆平它,如果你想稳定下来,那么找一个能让你稳定下来的人。”

“那会是谁呢?”cristiano不敢问。

Gerard靠近了一些,他们的身体从胸膛到膝盖都紧紧贴在一起。“那个了解你的,面对整个世界也会维护你的,你会因为他可能跟你的意见向左而忧心忡忡,担心害怕的人。我不在乎那个人我,是卡卡还是fabio,或者其他什么人,这就是我的意思,你的爱应该更自私一些。你需要能为你做到这一切的人,而这一次,你需要大声说出爱,这是你的权利,cris——”

“你。”

Gerard的嘴还微张着,还没说完,但剩下的话已经随着Cristiano抬头望进他眼睛里而烟消云散了。

“是你,”他重复道,而cristiano知道,他知道Gerard会明白他的意思,他不能说这些,起码目前还不行,但是他知道哪些描述说的就是眼前这个高大的西班牙人。不仅仅是此时的比喻,字面意义来看也确实如此。

Cristiano踮起脚,他捧住Gerard的脸,亲吻他,这次他真正地吻了他,gerard叹息一声,加深了这个吻。

也许对匆匆路过的行人而言,它可能看上去就像罗曼蒂克表演的一个场景。一对恋人在槲寄生下接吻,而雪从干净的夜空中飘落,就像千万颗星星落在他们身上。

但是Gerard的呼吸尝上去就像咖啡,Cristiano只穿着袜子和拖鞋,他的头发上涂抹了太多的发胶,而他们的牙齿已经撞了好几次。他们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眼睛也在接吻的过程中激动不安地睁开了好几次。

这可远算不上什么唯美的场景,但是这是真实的,这就和cristiano需要的一样完美。


-END-

 
评论(2)
热度(37)
© 涸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