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花】I am white, you are blaugrana 上

提醒:半AU,假设Gerard不是来自拉玛西亚而只是和Cris同时转回到巴塞罗那,原作者表示逻辑去死她只是想写渣花。以及这位戴花少女略OOC,但吃不饱就不挑食了…… 


I am white, you are blaugrana

madridista

Summary:


But the love between soulmates is never an easy road to happiness. Through the years, people and situations interfere, making them doubt and wonder what the real meaning of love is.

Notes:


我执纯白,你着红蓝


cristiano陷进沙发里,沉重地叹息了一声,把手机扔回茶几上。风雨无情地敲打着他公寓的玻璃窗,昏黄的灯光在墙壁上投映出光怪陆离的影子。那些墙,在纠结于“英格兰不是他的家”很久很久以后,他才有勇气去装饰它们。他听不懂这里的语言,他不喜欢这里的食物,最重要的,他怀念葡萄牙的天气,其他任何国家都没有像葡萄牙那样飘扬着自由的空气。

而现在,他又要向一切告别了。为了,豪尔赫(门德斯)称呼它什么来着,新的冒险。cristiano唯一能预见的,就是他必须再次度过“感觉只是个局外人”的前五个月。西班牙媒体是最糟糕的,反正每个人都这么告诉他。他现在还不确定,但是他估计自己很快就能亲身体验了。是什么促使一切走到这个地步?是什么让他想要离开这个地方?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烦恼,现在他很纠结。他看向一边,心里其实明白原因何在。

Gerard苦笑着望着他,当Cristiano挂掉电话后下一秒眼泪就流了出来,他的脸上还留着泪痕。他们两都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该在这种时候说些什么才合适,过了一会儿,Gerard沉重的声音,像风暴引起的强风一样打破了房间里的沉默。

“所以我们以后会踢国家德比吗?”

cris吸了吸鼻子,从自己的思绪中清醒过来。

“你会穿上巴萨的球衣,而我穿着白色的球衣,”他叹了口气,把头靠在Gerard的肩膀上。

他高大的朋友马上把他抱在怀里,轻轻地亲吻他的太阳穴。“你会是世界上最贵的球员,”他对着cristiano不听话的小卷毛轻声说。

“我不关心这个,”cristiano靠在Gerard的胸口嘟哝,每次他抱着他,他都觉得自己如此渺小而脆弱。

“我知道你不稀罕,但是……我为你感到骄傲,”Gerard把cristiano拉起来,看着他的眼睛说。

他的小朋友并不在意地笑了笑,嘴角勉强有些弯曲的幅度。“现在谁来帮我学习语言呢,”他低声说。“你当然懂怎么说西班牙语。”

Gerard笑了,尽管他看上去就像没笑一个样,cristiano总是能这样影响他周围的人,又或者,也许只是对他才有这样的影响力,“我们可以打电话,你知道的,远程教学,我肯定我们会想到办法解决的。”他说。

cristiano只是茫然地看着他,沉默延续了好几秒钟,cris微不可闻的悄声说道“Gerard,你聋了吗?”Gerard皱着眉头,第一次没明白他的朋友在说些什么。

cristiano轻声地嘲笑Gerard脸上的表情。“你真的相信我们可以每天晚上都打电话,就像什么都没有改变?”

Gerard耸耸肩。“如果我们不希望改变的话,那就没什么需要改变的,这只是距离而已,cris,不用太紧张,”他说。

cristiano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只是距离而已?Geri,你不明白,我们谈论的是皇家马德里和巴塞罗那,”cristiano坚持说:“就算是卡西和哈维的友谊,都遇上了很多麻烦,尽管他们从小青梅竹马,一直熟悉彼此。”

Gerard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把cristiano拢进另一个拥抱里,但怀里那个稍小一号的男人扭动着挣脱了他的手臂,后退了一步,“你难道不相信我们的感情远胜过那些吗?”Gerard坚持说。

“行了,Geri。你知道我爱你,你知道我确实——但是拜托,请你回到现实中来,你是一名左后卫而我是个左边锋。在那些最可怕的德比中我们很有可能被要求直接对抗,”cristiano的眼眶里盈满了泪水,尽管他冷静地说出了真相。他爱Gerard,但是这个大男孩是个彻头彻尾的梦想家,总是那么乐观地看见一切事物好的一面,但这一次,他不能让自己被他的朋友轻易说服,因为到了最后,那只会造成更多的伤害。

Gerard看着cristiano一步步后退直到无路可退,他的背抵在墙上,闭上眼睛。Gerard再次陷进沙发里,无意识地抓着自己的头发,沉默盘桓在两人之间,气氛凝重。

cristiano突然开口,打碎了这尴尬的氛围,“我会很想你的。”

Gerard抬头看着cristiano,他的手覆在眼睛上,试图抹去那些溢出来的眼泪。“Geri,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呢?”他发泄般地大喊,一拳砸在身后的墙壁上。

Gerard从沙发上站起来,把cristiano的手握在自己手里,“同我保持联络,”他轻声说。

cristiano闭上眼睛,沮丧的呻吟从他的嘴唇间溢出,“那不够!我需要你的幽默,你那些疯狂的点子。还有你的拥抱,总是能让我摆脱那些突然的忧郁,我需要那些,Geri。”

“我也需要那些,cris”Gerard轻声说,靠近了一些,他们的胸膛几乎要挨在一起了,他甚至能感觉cristiano浅浅的呼吸就喷薄在他的嘴唇上,他一直看着他朋友的眼睛,“我需要听见你的声音,”Gerard继续说,“还有你带着口音叫我的名字,还有每次赢了后你做的那些可怕的食物,而我会吃它们只是因为那会哄你开心地微笑,我爱……我爱你微笑的样子。”

当cristiano缩短了他们之间最后的一点距离,一切突然变得迷幻而朦胧,Gerard震惊地瞪大了眼睛,僵在那里盯着他的朋友直到他退开。

cristiano踮起脚尖,又慢慢站回原地,还湿润的颧骨染上一片潮红。“对不起,”他喃喃道,他看着Gerard的嘴唇,舌尖却下意识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为……为什么?”Gerard低声说,心乱如麻。

“因为明天我就不能这样了,我再没有其他机会……所以,今晚,今晚是我们在一起,没有隔阂的最后一夜,”cristiano说,手指攥紧了Gerard的衬衫。

“今晚,”Gerard附和说,他的手划过cristiano的脖颈,捧住了他的脸。这一次,在感觉到cristiano柔软的嘴唇吻上他之前,Gerard闭上了眼睛,并立刻加深了这个吻。


没有什么时间可以浪费了,因为当他们纠缠着上楼时,时间已经遗忘了他们。

有那么一刻,他们让彼此忘掉了一切,当Greard一边舔咬着cristiano脖子上的皮肤,一边缓缓进入他的身体里,他知道他永远都不会忘记这蚀骨般的滋味了。

cristiano随着Gerard的挺动的节奏主动摇晃着腰臀,让Gerard一下又一下顶弄着他体内的敏感点。而Gerard完全沉醉在极乐之中,他开始在cristiano耳边用西班牙语低声说着甜言蜜语,而cristiano迷迷糊糊地跟着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重复,感受着陌生语言的发音方式。

cristiano的脚跟陷进他臀部的肌肉里,借力让他每次都插得更深,他们的肌肉随着每一声破碎的呻吟绷紧,Gerard不清楚脸颊滑落的那滴是泪水亦或是汗水,但当他终于达到高潮,脑海一片空白。他继续抽送了好几下,每次都顶弄到最深处,热流一波波灌进肠道,一点不剩地全射在了cristiano的体内,cristiano紧随其后,释放在他的手中。

他们都不记得在那之后发生了什么,但是当cristiano在半夜醒来的时候,Gerard的手臂像是在保护着他一样把他拢在怀里。cris躺在那里,一直清醒着,直到阳光再次照耀着曼切斯特。


他们的告别是沉默的,只是一个拥抱,并约定每周至少打一次电话。

从此以后,两人分道扬镳…一个成了皇马人,一个成了红蓝魂。


-tbc-

(最后一句怎么翻怎么喜感不然干脆翻成美凌格好了,但是我觉得madrista应该还是皇马人比较准确,为什么红蓝魂会觉得格外喜感,我也没办法了明明气氛应该是明媚忧伤45°的……)


 
评论
热度(38)
© 涸泽|Powered by LOFTER